皮皮酥

【~嗷~欧美圈~港产~Andy | RDJ本命 | 白宇哥哥】all铁⁄(⁄ ⁄ ⁄ω⁄ ⁄ ⁄)⁄

【霜铁】他和他的精灵

这篇好甜QAQ

梦中雨婷荷:

不好吃怪我。
——
Live beautifully,dream passionately,love completely.
活要活得美好,梦要梦得热烈,爱要爱得完整。
——
洛基也曾拥有过自己的守护精灵。
在他小的时候,大概相当于人类的十一二岁吧,他曾拥有过一只守护精灵。
那时他被托尔留在了宫殿,托尔则带着他的朋友跑去森林里玩去了。洛基也并不是那么粘着托尔,事实上更多的时候他对自己这位哥哥都是一种敷衍为主的态度。
本来他还很开心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来自由分配,直到他拿起书却发现一页也看不进去时,他才开始直视自己的内心。
不开心。
洛基皱眉,他把手上幻化出的书本揉成一团扔掉,废纸在落地的前一秒消失不见。他把桌子上的插花抽出来,一瓣一瓣地拽掉了一朵玫瑰的花瓣。
去找他?不去找他……
他数着花瓣的数量,一面在心里盘算着。
然而就在他快揪完这朵花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你不知道它很疼吗?”
“谁?”洛基吓了一跳,他查看着周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偷溜进了他的宫殿。那群巡逻的家伙是吃白饭的吗?他又气又恼,却控制住自己,引诱那人继续开口,“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啦!”声音再次响起,带上了几分怒气,“它吵得我睡不着了。”
洛基笑了几声,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没有任何收获。入眼的是空无一人的宫殿,在他视线尽头,有一株将开未开的花插在花瓶里,给房间增添了几分生机。
那是托尔在某次探险回来后给他带的,据说这朵花可以在夜晚发光。
“那可真美。”托尔用赞赏的语气道,“那片湖的岸边都是这种花,晚上的时候像是一片星海,弟弟,你应该跟我一起去看看才对。”
洛基只是随手把花插进花瓶里笑了笑,他没有搭话。因为他知道一旦开了口,托尔就会兴奋到停不下来。
“这太遗憾了。”托尔神秘地眨了眨眼,“你知道我们后来遇到了什么吗?”
洛基摇头。
“我们找不到那片湖了!”托尔兴奋地抓住洛基的肩膀,“就像是母亲的魔法,那片湖在我们的眼前消失了,带着那些梦幻般的花卉。”
“那么这个?”洛基还是忍不住开口,他指着花瓶里那朵半开的花询问。
“我特意带给你的。”托尔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那里最美的花了,虽然它没有完全开放,但是事实如此。你会喜欢它的,弟弟。”
“是吗?”洛基笑了笑,声音低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
——事实上他从来没见过这朵花发出光来。
“你好无礼。”陌生的声音拉回了洛基的思维。
洛基仔细辨别了一下位置,朝着认定的方向走去。他还一边道:“明明是你更无礼。哪有人随便闯入别人的地盘还指责主人的?”
说话间,他已经到达了墙边,他的眼前摆放着花瓶。他几乎可以闻到淡淡的清香,让他心里的烦闷被洗涤一尽。
原来是有香味的吗?这个疑惑在洛基的心里闪现了几秒,然后迅速消散了。洛基之前根本没注意过这朵花,怎么可能注意到香味这种小事?
他现在关注的是那个躲在房子里的人。
就在他疑惑不己的时候,那个人又再次开口了,“这明明是我的地盘。”
洛基顺着声音望去,却只看到了那朵花。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像是流星般一晃而过。
在一股莫名的冲动的驱使下,他伸手去碰那朵花。
“你——”那个人又说了什么,洛基却听不见了。
在他的指尖触碰到花瓣的瞬间,像是电影被按下了播放键,花瓣柔顺地张开,层层叠叠地花瓣交织着,掩映住了花中央的人影。
洛基只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他开始相信托尔对他说的话了。这朵花太美了,他无法想象当数以千计同样的花卉拥簇在一起会是怎样的场面。
他的视线落在了花瓣中央的小人身上。说是小人其实不太贴切,那有些像是阿斯加德的仙子,手掌大小的身体后面是一对光翼。洛基打量着他棕色的头发,还有那双晶亮的眼睛和精致的五官。
那里面像是盛满了火焰。
洛基在心里想。他没有收回手,而是忍不住去触摸那对有些涣散的光翼。
然而他被打断了。
坐在花中间的小人板着脸看他,用手把他的手指推开。虽然洛基并不介意那微不足道的力量,但他还是顺着小人的心意收回了手。
他觉得这个小家伙太小了,他怕一个不小心给人家弄伤了。毕竟这是他的东西,还是爱惜些好。
没错,洛基已经单方面将这位花中精灵划入了自己名下。在他看来这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毕竟这朵花是托尔送给他的不是吗?
感谢托尔!
洛基想着,一面看着小人扑闪着翅膀却半天飞不起来,一面打量着他的一切。
“我一定……”小人忙活了半天,最后还是气喘吁吁地坐回原地,“我一定要把克林特那家伙变成喇叭花!”
“克林特是谁?”洛基询问。
“不关你事啦!”小人瞪了他一眼,洛基发现他的眼睛是那种棕色,甜蜜的颜色。
然而接下来小人的话却让他有些惊讶。
"阿斯加德人。"他表情严肃,"你害得我都回不去了。"
“所以?”洛基抱臂看着他。
“你得补偿我。”有着一双蜜糖色眼睛的小精灵这么说。
——
“这是最近找到的花。”托尔打着招呼,他把怀里的一大堆花花草草放到桌子上,顺手摸了把洛基的头,“怎么样?”
洛基打开他的手,他翻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口袋里有了回应才点头:“可以。”
“你喜欢就好。”托尔笑得很开心,“我要早知道你这么喜欢花,上次我该给你多带几支才对。”
洛基还没有回答,他感觉到有什么在刺他的手指,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抿了抿唇。
“算了吧。”他说,然后把托尔推出了房间。
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他的口袋里探出头来,洛基把他重新弹回了口袋里。他还在记恨这家伙刚刚险些让他出丑的事情。
这样的家伙一个就好了,再来一个就没法过了。他想着,走回桌子边。
托尼——那只小精灵——可不知道洛基想了什么,他从洛基的口袋里飞了出来,停在他的肩头:“怎么嘛?生气了?”
“你说呢?”洛基顺着他的架子往上爬,“你用什么刺的我?”
托尼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他飞到桌子上收起翅膀,把手上的东西举起来给洛基看。
——那是一根玫瑰的刺。
“这可不是我刺你的。”托尼甩锅,“我可是什么都没干。”
“呵。”洛基冷笑了声,作势要把桌子上的花花草草扔掉。
这可吓着托尼了。他因为提前苏醒的原因没能凝聚起足够的力量,之前沉睡的那朵花已经无力承担他的需要了,如果他不及时找到新的花朵替代,他就会变成第一只没有翅膀的守护精灵了。
这可太可怕了!托尼急忙抱着一株兰花的茎死活不肯撒手:“你怎么这么小气啊!”
洛基松开手,看着托尼抱着花飞到他面前:“我要小气就把你扔外面,放你自生自灭去吧!”
托尼哼了声,抱着他的兰花飞走了。
——
托尼之前沉睡的那朵花其实是不能发光的。
有一天在睡觉的时候,托尼在洛基的耳边小声说道。他像是干什么重要的事情,板起了一张脸。
“那托尔说……”洛基询问,他在之前也没看到过那朵花发光,直到托尼出现,原本平凡的花似乎就变得不同寻常了。
托尼翻了个白眼,他示意洛基关掉了一切光源,带着那一对光翼飞到了花朵上。
似乎感觉到主人回来了,原本盛开的花瓣开始慢慢合拢,隔着一层层的花瓣,托尼的光翼发出来的光更加柔和,也显得梦幻了许多。
洛基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着一幕,直到托尼重新回到他的身边才回过神来。
“这可真奇妙。”他喃喃道。
托尼闻言露出了一个骄傲的表情,他还挺了挺自己的胸:“我的光是最好看的。”
洛基笑着点头,他正准备像往常一样把托尼塞回他自己的被子里,却在入手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迟疑了好半天,直到托尼抬头看他,他才小心翼翼地说:“托尼,你长大了?”
托尼点头:“我们可以一直长到和你们一样的大小。”
“然后呢?”洛基饶有兴趣地询问。
“然后?我不知道。”出乎意外地,托尼摇头,“从来没有精灵能活到那个年纪,如果我们守护的孩子忘记了我们,精灵就会被迫新生。”
“是指重新开始吗?”洛基暗中握紧了手。
“差不多吧。”托尼在他的面前飞来飞去,“事实上我已经重生了好几次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
“我又不会忘记你。”洛基对此嗤之以鼻。
“但愿吧。”托尼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来。
——
托尼的状况有些不太对。
洛基担心地看了眼睡在婴儿车上无知无觉的人,他翻动着手里的书籍,照例一无所获。
索性他丢开了那本书,走到托尼面前。
这个人在熟睡。
洛基抿唇,他伸手试图去触摸被托尼护住的光翼,却如他意料之中的,他什么也没有碰到。
那对光翼已经涣散到几乎看不见了。他们之前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把它凝聚起来,却无力阻止其在这短短几天内消散殆尽。
托尼是在七天前发现不对劲的。他的身体如他所说的一样在一天天长大,但在长到一定程度后这种生长就近乎停滞,取而代之的是光翼的加速涣散。
这让托尼吓了一跳,他几乎是整日整日地保持飞行,来确定自己心爱的翅膀还能正常运转。但在某次他从空中掉下来了以后,洛基就禁止了他这种行为。
本来这位肆意妄为惯了的主还颇为在意,不但偷偷调换了洛基的衣服做了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而且还威胁洛基要给他好看。然而第二天,他就陷入了沉睡。
洛基本来还计划着给某人一个教训,这下可不得了。他几乎是急得团团转,把托尔也吓得不轻。
好不容易糊弄过去,洛基一头扎进了书堆里。他几乎翻遍了仙宫所有的书籍,却一无所获。
眼见得托尼越来越虚弱,他还是下定决心,朝别人寻求帮助。
而现在,他站在托尼的床前,看着托尼的身影发呆。托尼睡得实在是有些久了,他的唇开始发白,头发也粗糙了起来。他很久没有睁开过那双甜蜜的大眼睛来看洛基了,洛基曾指使着别人从森林深处采来了蜂蜜,却发现那比不上托尼的一个眼神甜蜜。
他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而且他打小就早熟地多。在托尔还在带着小跟班上蹿下跳时,他就明白了世故。
洛基当然知道自己抱着什么心思,但是他选择放任。也许是认定了托尼是他的所有物,也许是那种未知让他着迷。他选择让托尼一点点走进自己的心,同时也困住托尼。他做的很好,有时连他自己也几乎陷入其中。
但现在,他需要做出选择了。
——“精灵需要从人类的情感中汲取养分,所以他们选择和人类签订契约。”
——“当和人类相处得越久,精灵受其影响就会越大。但如果和他签订了契约的人类忘记了他,失去力量来源的他们会陷入沉睡,等待下一次机会。”
——“亲爱的,有时候爱也是一种束缚。你爱他,也因此留住了他。”
——“你需要做出选择了。”
洛基想起了他敬爱的母亲的劝诫,他排斥着这个,却不得不接受。
因为托尔把未真正成长的托尼带离了精灵的聚集地,托尼失去了能量的来源。索性洛基在阴差阳错之下和他签订了契约,神的情感让他得以顺利生长。
但他毕竟不能真正吸收洛基赋予他的能量,所以他最终还是陷入了沉睡。
所以这家伙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心思?洛基抿唇,他掐了掐托尼的脸,没有留下半点印记。
托尼理所当然地没有反应,洛基叹气,亲了亲他的脸颊。
“混蛋。”他说着,在托尼的脸上轻轻地咬了一口,留下小半个牙印。
托尼不安地哼唧了声,把自己缩了起来。
洛基于是发笑,他的目光却停留在床头的花瓶上。
那朵花还在盛放,开得热烈,周围再多的鲜花也沦为了它的附庸。
——“花只是栖身的容器,放他走,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洛基看了眼托尼,将那只花从花瓶里抽了出来。
——“事实上,也曾有精灵选择放弃回归本体,他们和自己的人类伴侣相伴度过了一生。”
共度一生?
洛基不知道自己想着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看着托尼的脸,一点点地将那朵花揉得稀烂。
托尼的身上再次发出了白光,他被拢在白光之下,身体渐渐缩小。那对原本暗淡的光翼像是汲取了足够的能量,开始发出淡淡的蓝色光晕。
洛基反射性地去触碰托尼,却被一道无形的膜给阻拦住了。于是他只能眼看着托尼开始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他沮丧地低下头。
——
洛基本来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托尼的了。
没想到他在进入地球后,居然再次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这也是正常的。他想,托尼总要找到属于他的契约人类,出现在地球也是正常的一件事。
但是洛基控制不住内心的暴躁。
他无法想象托尼和另一个人亲近,就像他们曾经做的那样一样。
去看看他吧。
洛基这么告诉自己。
只是看看而已,当是看无望的初恋罢了。
怀着这种想法,洛基偷偷潜入了他感受到熟悉气息的地方。
这是一个地下车库。车库的主人正睡在一辆红色的跑车里,他的机械手正笨拙地试图帮他盖上被子。
棕色的头发有几丝不安分地挑起,紧闭的双眼睫毛如蝶翼般轻轻颤动。手不自觉地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环住自己的腰身。
洛基打了一个激灵,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哥哥曾对他说的话。
托尔说,他有一个同伴叫托尼,有一双蜜糖色的大眼睛。
托尔说,虽然他是人类,但托尼会飞。
洛基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不止他一个人做出了选择。
——END——
新年快乐!
放假了,然而我希望没放,因为太坑了。
这次就一次性放完吧。上次的点梗,我就不艾特小天使们了。
这个梗有没有超级可爱!我也想要一只托尼。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246)
©皮皮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