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酥

【~嗷~欧美圈~港产~Andy | RDJ本命 | 白宇哥哥】all铁⁄(⁄ ⁄ ⁄ω⁄ ⁄ ⁄)⁄

【翻译】结局(Tony中心,内战一发完系列第六篇,全文完)

马一下,当时对最后一句话印象很深......哎

The Burrow:

前三篇地址:http://kiwiking1012.lofter.com/post/1102b9_b5b1015


第四篇第一章地址:http://kiwiking1012.lofter.com/post/1102b9_b905a55


第四篇第二章地址:http://kiwiking1012.lofter.com/post/1102b9_b925193


第五篇地址:http://kiwiking1012.lofter.com/post/1102b9_baeb1a6




友谊的桥梁既已焚毁,也便不必再修复。




史蒂夫在床上辗转难安。他一手压在胸口特别憋闷的那一处,使劲地大口呼吸;这种感觉自从他注射血清治好哮喘后再没有过了。金发的青年闭上眼睛,垂下手落到体侧,颤抖的手指攥紧床单。


噩梦对他而言并不新鲜,解冻后他作过不少。大部分的噩梦都是巴基从火车上掉下去,他把手伸得长长的,却怎么也够不到朋友。小部分是佩吉,每一次她用全然陌生的眼神打量过他,他都会梦到她甜美的笑容和沙哑的声音。


而近来,他的噩梦变成了他最新犯下的那桩大错。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要是佩吉知道了他干的事会怎么想。


或者更具体地说,要是佩吉知道了他对她教子干的事会怎么想。


他呼出的气吹成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极其惶恐。光是弗瑞的训斥、罗德的挤兑和娜塔莎的失望已经够难受的了,但他宁可经受十倍的这些,也不想知道托尼其实是佩吉的教子。


他根本不知道他们关系这么近,虽说他其实应该想到。霍华德和佩吉在战时就是那么好的朋友,战后她成为他生活的一份子——他儿子生活的一份子是再正常不过。而且佩吉的地址还是托尼给他的,但他那时以为托尼只是老毛病犯了,闲的没事从服务器给他黑出来的,于是还对他冷言相对。


他那时都没意识到自己这种愤怒对佩吉是多大的冒犯,就好像她是他的所有财产一样,别人都碰不得。


他了解佩吉,如果她还活着,知道他的行径都得把他给阉了——甭管老没老,她一定会用连现下复仇者们都望尘莫及的、极富创意的法子让他付出代价。


他又把眼睛睁开,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他无法改变过去,但至少可以尝试为更好的未来作出努力。


至少,他每天一早的时候都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每天一大早起床,面对一面面陌生的瓦坎达墙壁真是让人身心倦怠——这里既是避难所,也是镶金的牢笼。史蒂夫模糊地想这是不是就是动物园里那些动物的感觉。他真的很疲于应对了:看着朋友们的脸,读到他们眼中失望的神色。他更希望他们能对他发发火——这样他就能反抗了——但这正是问题的症结不是吗?正是他把一切都当做要反抗的敌方,才导致了复仇者的分裂。他无法安顿下来,永远时刻准备着对什么饱以老拳,但真正应该做的却是后退一步。他的问题就在于总以为后退就意味着对霸凌俯首,但没有意识到自己后退一步的话,就可以让更有经验的人去反抗这场霸凌。史蒂夫行事总是直来直去,却没意识到生活的道路原来迂回曲折。


他叹一口气,把自己从床上拽了起来。他倒想躺着,但正如他每天告诉自己的那样,躲在屋子里对解决事情没好处。他的或许确是犯错了,但绝不是个懦夫,而且也没有变成懦夫的打算。


于是他再次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史蒂夫来到公共休息室,来之前已经在健身房做了一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山姆在他身后的什么地方,正在嵌入式厨房里为大伙儿弄喝的,杯子碰得叮当响。上午大家已经习惯了全队(不是全队,史蒂夫暗想)聚在公共休息室,尽管他们对他仍有忌惮,但还是都聚着,聚得充满沉默和紧绷。史蒂夫捡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希望电视的声音能驱除这份尴尬。


克林特霸占了一张单人扶手椅,心不在焉地盯着地板,明显是心事重重并且心不在焉。旺达缩在史蒂夫坐的那张沙发上,指尖闪着小小的红色光球。她的眼睛紧紧盯着小球的移动,仿佛那猩红色的光球里有什么惊世奇观。斯考特也溜了进来,坐在地上,一条腿蜷在胸口,脑袋垂向地面。


娜塔莎还是不见人影。


史蒂夫不去看他的队伍,眼睛紧盯着屏幕,专注地看那图影却什么都没看进去。他受不了队员们低落的情绪,尤其这还都是他造成的。逻辑上讲,他知道自己不该瞒着他们(“有些时候,我的队友并不对我坦言相告”),可是一小部分的他仍怀着希望——希望有人能来挑衅自己,这样他就能还击了。他极度渴望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却又明知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打破了朋友对自己的信任。这份认知让他继续没精打采地缩在沙发里,极其渴望自己就此消失。


他们所有人都心不在焉,于是没人注意到一个新的来访者站在了门口。


“哟,还挺舒坦的。”一个声音调笑着,吹出一声尖锐的口哨。


所有人都立刻抬起头。旺达防范地举起双手;克林特整个人紧绷起来,山姆抓起一只陶瓷杯,两人都下一秒就要出击。史蒂夫好容易听到有人打破僵局,扭头过猛到肌肉都绷起来,却在看清来人后整个人都惊恐地僵住了。


因为那站在瓦坎达领土上、站在他们公休室门口的,正是托尼·史塔克。


托尼一身盛装,三件套的西服跟在柏林时穿的那套很像,但是酒红色的,扣子也扣了起来。他戴了眼镜,史蒂夫肯定星期五也在线,虽然托尼看上去并不像是穿了盔甲的样子。他一如既往地看上去高高在上,镇定自如,那样子却拨动了史蒂夫的某根心弦:原来托尼没了他也活得挺好的。


托尼啧了一声,伸手摘下眼镜,“怎么这么不友善啊各位?我们不是朋友嘛?哦等会儿,”他说着举起一只手,毫无笑意地笑了笑,“我忘了,不能和把你们扔进监狱的人做朋友对吧?”


克林特咬起了牙,神色一变。“你来这儿干什么,史塔克?”


托尼扬起一条眉毛,“怎么,看见我不高兴吗鸟脑袋?我以为你会想要知道我没摔断后背呢。”


克林特畏缩了一下。一丝恶毒从托尼眼底闪过,史蒂夫坐不住了。他迈出一步,用身体挡住他的队友。然而托尼也极不明显地畏缩了一下,如果史蒂夫没迈到离他这么近的话,可能就注意不到了。


这让他暂时停下了脚步,但对于托尼来说足够缓神了。“永远要当英雄是吧,罗杰斯?”他露齿而笑。


托尼咧嘴笑着,围着他踱起步来,装作是在打量房间。“这地儿对一群逃犯来说还挺高档的嘛,你们是被关在这呢,还是照样撒出去试图拯救世界啊?”


“这里是禁区,史塔克先生。”提恰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国王身姿笔挺地走了进来。


托尼耸肩。“你了解我的,黑豹陛下,一个‘不许进入’的标志只能让我更想去一探究竟。”


“所以你就只想着自己要什么是吗?”史蒂夫冲口而出,顿时回想起了他们很久之前的对话。


托尼的笑容褪去了一点儿,显然也记起了两人最初的对话。“是啊没错,”他一脸无谓地说,“这种不管花任何代价都要得到想要的东西的感觉,你一定不了解吧,队长?”


史蒂夫僵住了。


“史塔克先生,”提恰拉插了进来,“我必须请您离开这个区域了。”


托尼耸耸肩,迈开脚步走出了房门。在出去之前,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两样事物,朝屋内的队员扔去。


史蒂夫心跳漏了一拍。旺达抓住了那两样东西,是两支模样寻常的手机。


“劳拉·巴顿和凯西·郎。”托尼说着朝手机点点头,脸上毫无表情。“这两部手机是没法追踪的,我也给了劳拉和朗家每人一部。你们想的话可以打过去,看他们接不接了。”


克林特从旺达手中抢过一支手机,斯考特也劈手夺过另一支,两人都如获至宝地盯着看。


“史塔克——托尼——”克林特结结巴巴地说。


托尼朝他摆摆手,“不必了,我不是为你,是为孩子。”他直视史蒂夫,“孩子的成长不该没有父亲陪伴,尤其是父亲还健在的时候。”


然后他就走了。


史蒂夫倒在沙发背上,心不在焉地听提恰拉说了什么然后点点头。国王也离开了。美国的英雄伸手捂住了脸,胸口升起一股无可名状的沉重。


史蒂夫在公休室坐了整整五分钟,然后不顾朋友们喊他,走了出去。


他跑过走廊,其实连自己要找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不能没尝试就放弃。


他实打实地撞上了舒莉,瓦坎达的公主,也是Dora Miljae的首领。史蒂夫退后,“对不起,公主殿下。”( Dora Miljae是漫威漫画中提恰拉的女性保镖队伍,但译者没有查到中文官方译名,请各位读者不吝告知。 )


舒莉像猫打量鸟儿那样看了他一眼,但只轻轻翻了翻眼睛,并没有流露更多神色。“您这么急着是要去哪儿呢,队长?容我提醒,您与家兄达成的协议……”她说着,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史蒂夫赶忙举起双手,“我没有忘记协议,殿下,但——我——你知道提恰拉国王在哪儿吗?”


舒莉怀疑地盯了他一眼,“他们在会议室。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托尼·史塔克并不如何宽宏大量。”


史蒂夫咬住嘴唇忍下了想说的话。


他不禁琢磨自己的意图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明显。


史蒂夫站在门外,感觉像过了几个小时,一丝凉意顺着脊背划下,却并不是瓦坎达宫殿里的自动通风造成的。房门开启的轻响让他下意识地挺直了脊背,抬头去看从门里出来的两个人。先出来的那个停下了脚步,立刻朝门内看了一眼。史蒂夫咬住了嘴唇,但拒绝移开目光,直到瓦坎达国王妥协退让。


托尼·史塔克跟在提恰拉身后,看了一眼国王在看什么,然后就走开了。


史蒂夫跳起来,“托尼!等等——”


“跟你谈生意真不错,辛巴,”托尼笑着跟国王握手,“下次我带你去维加斯,怎么样?”


提恰拉无奈摇头,“我真的很抱歉——”


托尼举起另一只手,“安啦凯蒂猫咪,”他扫了史蒂夫一眼,“就好像我不是早就知道了似的。”


“托尼……”史蒂夫趁两人对话的间隙低声说。


托尼瞥向他,焦糖色的眼睛隐藏在酒红的镜片下,“如果你是在担心罗斯来抓你的话,不用。你可以继续安心躲在这儿,我不会告诉他的。”


“托尼不是的,我不是在——”


“省省吧,”天才嘲笑道,“你敢说你一点也不担心?”


史蒂夫摇头,“不,我当然担心了,那可是罗斯啊。可我不是担心你会——”


“那我们就没什么话好说了。”他对提恰拉点点头,转身离去。


史蒂夫紧追上去,不顾身后提恰拉的警告,拽住了托尼,手指握住了他的手臂。


他根本来不及意识到这一举动的错误,托尼的手臂立刻绷紧并且挣脱了他。史蒂夫防卫地退后一步,但他举起一半的手臂根本快不及挡住那已经架在他眼前的钢铁手套。能量波的嗡鸣声在耳边响起,史蒂夫倒吸一口冷气。那血红色的手套对准了他的右眼,近到他甚至能感到能量波向外辐射出危险的热度。他看向托尼的双眼,天才正冷冷地注视着他。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两人甚至都不敢呼吸。


“我说过,”托尼嘶语道,声音如寒冬一般冷峻,“我对你没什么话好说。”


史蒂夫吞咽了一下,但喉头的那酸涩依然无法褪去。


“托尼……”提恰拉低声道,他的双肩也紧绷起来。


托尼仍没有动,谨慎地盯了史蒂夫一会儿才垂下手臂,手套自动缩了回去,变成了一块无害的手表。


这一次,当他离去时,史蒂夫没再尝试追过去了。


他只能看着托尼沿着走廊远去,听着国王在身后念叨他不该来云云。他勉强听到提恰拉要他回房间去,脑子里却只想着托尼的手举在他面前时甚至都没有一丝颤抖。


托尼走进花园中,用力吸进一口新鲜空气。他从没觉得自己报复心很重——阿富汗那次除外——来的路上也反复叮嘱自己要保持冷静。他也差不多做到了,一直到他见到那五个人随意地挤在一间小公寓里的样子。他其实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气氛僵硬,但他们像家人一样在一起的场景,还是唤起了他的回忆。


那些很久以前的,美好的日子。


克林特从一处通风口里跳下来,正摔在一只困得不行的托尼面前。托尼吓得尖叫起来,抄起自己的杯子就朝他扔过去。娜塔莎坐在吧台后头,端起自己的杯子藏住一抹笑容。克林特接住了杯子,朝正在平复心跳的托尼扔回一大坨报纸。


“我可是心脏动过手术的人啊你这混蛋!”


弓箭手只是咯咯直笑,“你被我吓到啦——承认吧你!”


史蒂夫一脸困惑地走进屋,眉头很快就皱起来,一脸的‘我对你们很失望’,然后试图把他俩拉开。布鲁斯傻乎乎地看看他们,然后溜了回去,显然是不想跟他们这帮傻逼掺和到一起。


托尼叹息,真是美好的日子啊——那时候的敌人还是个独裁者,他们只消胖揍外星人而不是彼此伤害。


他脖子后面的汗毛忽然乍立,怀旧之情立时便崩塌了。


他没回头,开口道,“你是真不懂不字儿是什么意思对吧?”


身后几尺外,史蒂夫怯怯一笑——都不用去看,肯定是那副表情——“我只是——我只是想来道歉,托尼。”


托尼转过身,不可置信地扬起一条眉毛,“我以为我告诉过你了呢——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


史蒂夫心头闪过一丝恼火,“托尼——”


天才举起一根手指截住了他的反驳,“不,我真的跟你没话好说了罗杰斯,就算有,我也不想跟你说。”


史蒂夫皱起眉头,“托尼,”他温言责备他,“我在跟你道歉呢。”


托尼笑了,“你还不明白是吧?可能是‘美国队长’的头衔真的让你昏头了。”天才轻笑一声,“不知罗曼诺夫会怎么评价你的自大呢?”


史蒂夫摇摇头,又困惑又恼火“别孩子气了托尼,我是犯了错,可我在道歉了——”


托尼厉声打断了他。“可我不想要你的道歉,罗杰斯,”他嘶嘶地说,“我不想听你的借口,不想听你那欠操的道歉——这种话我听一次就够了。”


“你看了那封信?”


托尼翻个白眼,双手一举,“天哪我干嘛费那劲?很显然你只听得进去你想听的话。”


史蒂夫皱起眉来,“托尼,我冒了那么大的风险给你寄去一封信和一个手机,你甚至都不能礼貌性地回应一下吗?”


托尼无法置信地笑起来,“这话我都无从吐槽了。冒风险?你要是签了那该死的协议,压根就不用冒这个险。还礼貌性回应?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你是装糊涂还是真傻,非要我明说啊?手机是双向选择沟通的——要是一方不回应的话,那就代表那一方他妈的不想搭理你。”


史蒂夫听了沉默下来,咀嚼起这番话。他不懂了——他努力去跟托尼和好了,冒着让所有人下不来台的风险,他还努力去了解协议,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重归于好……想到这里他转过了弯,明白了自己的疏漏——他还没告诉托尼他在研究协议呢。


“托尼,我跟娜塔莎说了,我想研究下那个协议。”


可那男人只眨眨眼,说,“行啊,挺好的。”


史蒂夫皱眉,“我有在做出努力啊托尼,你为什么总是故意不领情?”


“喔,好大的口气啊队长,你确定你那脑瓜看得懂协议吗?”


金发青年一脸愁苦,“托尼,要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是在试图跟你重归于好?”


“听过有句话叫早干嘛去了吗?”


“你有什么问题?”史蒂夫吼起来,手臂也激动得挥在空中——完全没留意天才缩了一下——“你怎么就非得把所有事都当成玩笑?我这跟你道歉呢,你连领会一下都懒得领会!”


托尼的脸,唰地一下就沉下来了。


“哦你放心队长,”他冷笑道,“我早领会你在道歉了。我还压根儿就不在乎你的口头道歉。”


史蒂夫讶异地看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托尼怒而反笑,“且不论协议的事你他妈油盐不进造成了多大的惨败——在你对我做了那些事之后,你凭什么还觉得我能原谅你?‘有些时候,我的队友并不对我坦言相告’先生?”


史蒂夫闻言心下一虚,托尼乘胜追击。“你是不是想好了,你一道歉,我就鞠躬,然后张开双臂欢迎你回来?想得还特美好对吧?你一说出你那一文不值的道歉,我就会说‘小事一桩呀,队长’,然后就可以让我带你离开这儿了?”


“我——”说实话,史蒂夫的确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从没想过托尼会不原谅他。而眼下,这个可能性变得如此真实,他不禁惶恐起来。


“最新消息,队长,”托尼怒声道,“甭管你想得再怎么美,世界都不是绕着美国他妈的队长转的。奥创的性格不是我给他的,你却为此听不进去我的话,而去听一个积极自愿的九头蛇特工,行,我可以忍。协议谈崩之后你就差跟我直说‘操你妈的’了,行,我也忍了。连你在巴顿他们家院子里跟我说的那番虚伪的高谈阔论,我都可以一块儿忍了。”


史蒂夫听着从他朋友口中说出的话,一字一句都让他的心愈发下沉。但天才还没有说完。


只听他用致命般的口吻说道,“但我不能——也不会——原谅的是,你向我隐瞒了我父母死亡的真相。”


“我——”英雄结巴了。


托尼恶毒地笑笑,“你知道这对我造成了什么影响么?”


“托尼……”史蒂夫低声说。


“那么多年了——差不多二十年——我一直以为是霍华德害死了我妈妈。我把他们的死怪到他头上,以为是他酒喝太多开车撞倒了树上。二十年啊——我恨了霍华德二十年,恨他夺走了我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人。而现在呢——我忽然发现,原来夺走他们的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那不是他的错。”史蒂夫软弱无力地说,心头被绝望擭住。


托尼只是转过了身,“再跟着我,我就把你的脸炸开花。”


史蒂夫想跟他打一架——想跳起来冲托尼大喊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凭什么欺负人,但他咽下了这些所有的话,说出来的是,“我不知道说这个还有没有用,托尼,但你是我的朋友。”


托尼已经背朝着他了。他苦涩一笑,“有朋若此,也无需树敌了。”

评论
热度(450)
©皮皮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