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酥

【~嗷~欧美圈~港产~Andy | RDJ本命 | 白宇哥哥】all铁⁄(⁄ ⁄ ⁄ω⁄ ⁄ ⁄)⁄

为DOFP里的老万辩护

沙漏:

跟基友讨论后的一些想法。

关于DOFP。

DOFP里对手戏很少,两人矛盾的交锋集中在飞机上那场戏。所以我又重温了几遍。

夫妻吵架,先解决情绪问题,再解决实际问题。

我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这简直是飞机矛盾的完美演绎……

但无论是情绪问题还是实验问题,老万几乎都是完胜。

前一场当然也有气势的问题在里面啦,但是老万胜利的主要原因是:教授沉浸在个人恩怨里,老万的焦点是种族大义,占了道德上的制高点。

站在老万的立场上想一想,他也是很难得的啊。

在孤独一人的监狱里被关了十年(老样子,还算是十年好了),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教授用药物、用酒精来逃避,但老万一直保持着清醒。

他清醒地知道一个接一个战友的死去,他把每个人的名字铭记在心。

无疑这使得他对人类的仇恨越发深刻。所以DOFP后来,他的行动更加干脆粗暴,除了暴力几乎不考虑其它,因为他对人类的愤怒无可渲泄。

即使这样,他仍然在见到教授时,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甚至挨了一拳都仍然很高兴,甚至在厨房那里时,他答应了教授不使用能力杀人,就真的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同志们,这不是爱,是什么啊!

想一想,十年的孤独寂寞,无人交流;十年的坏消息;十年的仇恨无处宣泄!

有几个人能够清醒地承受这一切?

在飞机上,他很失望。

他一开始没准儿还以为教授是因故失去能力的吧,所以表现得还算平静。结果他发现,教授是自己选择的。即使这样,在教授表示他使用药物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能力带来的痛苦时,他也略有一个示弱的表现。

接着两人情绪依次失控,教授先爆发,跟着老万也怒了。

他发怒的原因是因为同伴们一个个失去,但教授只知逃避,什么也没做!

当初他们俩为什么在一起,是因为两人志同道合,拥有同样的目标。而教授放弃了这一些!甚至在同伴死亡的时候只知逃避!

对于Erik来说,这是最大的背叛。

背叛了两人的梦想,背叛了他们在一起的最根本的原因。

教授离开机舱,去了驾驶舱,老万再次冷静下来。

接着他干了什么?他拿着棋盘来道歉了!

在他的心里,的确一直很介意当年的误伤吧。除此之外,他根本什么也没做错。

接着就是第二场交锋,老万继续完胜,其实在这中间,唯一得到解决的问题是:肯尼迪是谁杀的。

冷静下来的两个人讨论的焦点问题是这个,并且在老万表示不是我干的的时候,教授震惊接着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愚蠢?”

这证明,这是两人矛盾的核心。

为什么是核心?

这依然回到了最根本的问题上——两人是为什么在一起的?

肯尼迪是一个倾向变种人的总统,老万却杀了他,这表示什么?这表示老万言行不一,他不是在为了变种人的利益,而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在打拼。

老万刺杀总统被捕,也是之前压倒教授的一个重要因素。和老万的感觉一样,他觉得老万在此刻背离自己了。

结果不是老万干的。肯尼迪是变种人,老万不可能杀他,是人类干的。

人类对变种人的敌视已经上升到这种程度,为了颠覆有利于变种人的政策而刺杀了总统。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愚蠢?”

一方面是指他对老万的误解,另一方面是他对自己信念开始动摇了。所以到后来,他见到未来的自己时,问道:“Erik是正确的吗?”

DOFP前段,是一个动摇的教授。

对自己能力的动摇,对自己信念的动摇,都是以前一帆风顺的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当然,最后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与立场,但应该不再那么理想化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阴暗的一面。这样过渡到正传里的教授形象显得非常合理。(想想X2结尾时的教授)

而在老万这边,肯尼迪的死,十年的监禁生活,人类制造哨兵造成末日,所有的一切再次坚定了他的信念。所以跟XFC里比起来,他几乎没有动摇。更坚定、更果断、更暴力。

说起来,鲨美真是好演员,跟在XFC里的表演比起来,两人的变化都很清晰而且有层次。



 

是啊,看着电影里的小万觉得好可怜噢,

看着同类一个个的被杀而最好的朋友却不理解自己...QAQ...

看第一战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我也是变种人的话,估计也会站在小万一边...TvT...

评论
热度(204)
©皮皮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