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酥

【~嗷~欧美圈~港产~Andy | RDJ本命 | 白宇哥哥】all铁⁄(⁄ ⁄ ⁄ω⁄ ⁄ ⁄)⁄

【CE/SE】分歧者AU脑洞

I love complicated.:

你們這群人真是夠了啊啊啊啊給我碼文!碼文!!!TTATT


尔雅亦云:



@蓬生 不愿意把Shaw设定成分歧者,但是我又想让Erik对Shaw有点雏鸟情结和斯德哥尔摩情结→_→潜水艇小黑屋那段老让我念念不忘!




多加的设定:我完全没看过原著乱脑补的啊啊啊




为了最大范围地排除分歧者,在十六岁选择派系之后,每五年要再接受一次测试,并且还有一次随时可以改变派系的机会,包括无派系者也可以通过考核加入派系。




在分歧者中流传着一个传说:当年电影的男女主成功翻墙刷起了FB和推特,分歧者在墙外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始终是传说级别,几十年来很少有人再尝试翻墙。




Charles比Erik大十岁。












时间设定在《分歧者·异类觉醒》电影的三十年后。五大派系仍然各司其职,存天理,灭人欲,但是掌权者对分歧者的态度有了改变,不再看见就摁死,而是想招去对付他们,所以这么多年来的模式一直是无畏派负责搜捕分歧者,然后交给博学派去研究和实验,找出同化和驯服分歧者的方法。(Gestapo和Nazi的模式)




然而事实上,分歧者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他们的想象,不是所有人包括博学派所认为的extremely rare,而是至少占到了总人口的5%左右。这一切都是因为Shaw,他是无畏派的首领,也是个隐藏的分歧者。他非常擅于识破、隐藏和伪装分歧者的身份(听起来好像开挂),而多年来他一直在无畏派中隐藏着分歧者的势力。凡是忠心于他的都能得到他的庇护,无畏派中几乎有三分之一都是卧底的分歧者,而其他人对此都毫不知情。偶尔出现不肯服从他的反叛者时,他就造出那是从其他派别中搜出的分歧者的假象,把反叛者扔给博学派做实验。那些实验往往非常残酷,实验对象十有八九都死在实验室里,没死的也会跟其他尸体一起被拉出墙外焚烧。




Erik的父母都是分歧者,他们原本安稳地生活在无私派里,直到在测试中被无畏派里Shaw的爪牙发现,Shaw威胁他们要么加入自己的阵营,要么被扔给博学派,Lehnsherr夫妇对于Shaw的残忍手段和高压政策早有耳闻,不愿断送幼子的未来而试图逃跑到墙外去,但是在墙下被追兵杀死了。他们的孩子被抱回无畏派,Shaw亲自抚养他长大。Erik如他所想的一般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少年,Shaw从小教他伪装的技巧,训练他,并且给他灌输自己的思想:分歧者是被这个社会体系迫害至此的,他的父母就是死于博学派的实验中,我们要积蓄力量,改变这一切现状,分歧者才是社会的未来统治者。




可是这种做法push him too hard,在十六岁的派系选择中,Shaw原本根本没有指望Erik会选择其他派系,因为他已经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但是Erik自作主张选了博学派,他天真地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复仇。Erik对自己的伪装技术很有信心,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他知道博学派是对分歧者最了解的人,他也想借此学习一切他们所知的关于分歧者的事情。




Charles负责教习博学派的新生,他从一开始就对Erik非常在意。因为博学派的门槛很高,很少会有其他派别来的转院生,出身无畏派的更是十几年都没有一个。但是Erik在各种测验中表现非常优秀,并且在其他方面适当地示弱,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天生的、生错地方的博学派。




有一次无畏派里Shaw的亲信找到Erik,带给他口信说必须回到无畏派来,Erik不以为然跟他打了起来,这时Charles赶到,对那家伙说,我想你大概是因为他生于无畏派而选择了博学派觉得颜面扫地,可是这里是博学派的地盘,他是我博学派的人,你敢动他博学派就让你尝尝苦头。虽然Erik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忙也能打赢,而且Charles根本也没帮上什么忙,但是这挺身而出的劲头还是让他颇有好感。Charles借机跟Erik接近,旁敲侧击地询问他测试结果等等,但是Erik受过Shaw的指导和训练,都很巧妙地掩饰了过去。




为了把到Erik,Charles总是有意无意地跟他套近乎,比如帮他一起做实验给他开小灶漏考试题什么的……因为对分歧者的实验在博学派里也属于高度机密,只有高层才能接触得到,Erik也开始反套Charles的话,两人在各种斗嘴斗智斗勇中毫无自觉地开始慢慢深入了解和信任对方,尽管他们都不知道对方说的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但是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牵绊。




十周之后,Erik顺利通过训练和考核留在了博学派。而Charles也成功地让Erik几乎相信了他自己是亲分歧者一派的,他带Erik去了自己的秘密实验室,给他展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告诉他自己一直在致力于研究让分歧者能够为社会体系接受和平安生存的方法,虽然Erik并不赞同他的观点,但是至少知道他的立场是向着自己的,也终于敞开心怀信任了他。




实验室PLAY也是蛮有情趣的……




后来Erik向Charles坦白了自己就是分歧者的事实,Charles告诉他他可以不必回去无畏派再接受Shaw的管束,在博学派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是Erik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自己的父母是被博学派实验致死的事情,Charles也沉默了,但是他隐隐觉得事有蹊跷,因为父母都是分歧者的状况十分罕见,通常他们的孩子也要接受实验,以验证分歧者是否会通过基因遗传。而Erik却没有跟他的父母一起接受实验,他暗中决定查明这个事情的真相。




但是这时Shaw有所行动了。无畏派一次性抓了二十几个分歧者送到博学派,博学派从未一次见过这么多分歧者瞬间麻爪了,首领直接出面决定将他们全部用于过去由于样本数量不够而难以进行搁浅的实验,而Charles也因此被召回紧急开始实验进程,没来得及将这件事告诉Erik。Erik连着好几天没看见Charles,他就开始自己在博学派里到处转悠,终于一个偶然的机会被他发现了博学派在拿大量分歧者做实验的秘密基地,而他看到Charles也在其中,而且还是整个实验的主导人员,其他人都尊敬地称他为Professor。




Erik觉得Charles欺骗了自己,受到了很大打击,同时也觉得自己是分歧者的身份已经被Charles知道,继续留在博学派难保不会有一天被当作小白鼠实验和宰杀,于是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博学派回到无畏派。Shaw很开心地欢迎他回来,因为这一切也都是他策划的。




过了一段时间,结束实验离开秘密基地的Charles得知Erik居然回到无畏派去了,他非常震惊,偷偷跑去无畏派去找Erik,但却被他狠狠甩了一耳光。Erik说他看到了Charles参与实验的事情,Charles无法反驳他,但他告诉他自己在博学派的实验记录里他根本没有找到他父母的名字,反而在诚实派保管的居民失踪和死亡记录中发现十六年前他的父母均莫名失踪。如果是被用于实验的分歧者,是不会有任何社会记录的,所以他认为Erik的父母并没有被博学派杀死。Erik却说,即使不计父母之仇,博学派迫害分歧者也是不争的事实,Charles继续无法反驳……




再后来,Chrales经过多方调查终于知道了Erik父母死亡的真相,然而Erik已经不再信任他了。




结局还没太想好……大约就是几年后,博学派和无畏派起了冲突(这是表面现象,实际上是Shaw认为分歧者到了夺权的时候了,二十年前博学派将政权从无私派手中抢过来,而他要做的就是让无畏派代替博学派掌权,这样分歧者就有了实权),而Erik是这场斗争中的主力,他好几次发现Charles竟然在暗中帮助自己。他一方面觉得有些旧情重燃,一方面又告诫自己这家伙是个骗子自己已经不能信任他。直到最后Charles屡次帮助他甚至还救了他的命,才终于有机会告诉Erik,其实Charles自己也是一名分歧者。而当他必须听从博学派领导者的命令去拿自己的同类做实验时,他心中的挣扎和痛苦是旁人难以体会的。也就因此他对博学派的高层一直心怀不满。同时他告诉了Erik他父母死亡的真相。Erik起初很难接受,Charles将自己掌握的决定性证据给他看,并且陪他一起去向Shaw问个明白。




Shaw起初并不承认,但是在Charles的证据和Erik的逼问面前终于承认了。他对Erik说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和分歧者的未来。Erik最终念及Shaw的养育之恩没有杀死他,Charles帮他配了一种血清,注射就变植物人那种【。他们将Shaw永久地关在了无畏派的密室里,Erik以继承人的身份接掌了无畏派,并且在Charles的帮助下成功从博学派手中夺权。




Erik认为作为政权和国家机器的分歧者已经实际上掌握了整个社会的命脉,而现在已经到了分歧者被社会接受的时机。在Charles多年研究成果的帮助下,他们将带领分歧者走向一个不再被歧视和压迫的美好的明天。












哎哟我的妈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实验室play啊……


评论
热度(25)
  1. 皮皮酥I love complicated. 转载了此文字
  2. I love complicated.尔雅亦云 转载了此文字
    你們這群人真是夠了啊啊啊啊給我碼文!碼文!!!TTATT
©皮皮酥 | Powered by LOFTER